查看: 13178|回復: 2

[轉貼] 丈母娘家被我變成了淫窩

[複製鏈接]
我在陽台上扭著脖子直瞪著樓底下,六歲的女兒已是按奈不住下了樓,待看到了她嬌小的身影在花壇邊的草坪後,我才返回到了臥室裡,她還自得其樂的往臉上撲粉,床上灘放著一套湖綠的西服,她端坐在鏡子前,白溜溜的背後寸縷不掛,唯有滾圓的屁股上一襲狹小得可憐的褲衩,勒索得兩辮屁股蛋肉呼呼的。
+ \; ~1 u/ u5 z) H6 x2 G: Y
2 F: Q8 p$ @! {/ [  h這真的要了我的命了,一見著她穿這麼勾人的小褲衩,我就不把她弄個服服帖帖討饒求救決不罷休。9 {9 E. f9 u" J
. g1 \  @1 C' J" O
我凶神惡煞地將她撩翻在地,手足並舞地扯脫她的褲衩,她放蕩地笑叫著:「你怎又來了,你有夠沒有,人家剛弄妥當了,你又搗蛋。」
! B% g7 H* J1 @4 m6 z; S, m3 m9 z+ L! K& q0 U5 ?: m: s
我才不管,俗話說色膽包天,就是刀子架到了脖頸上,也得讓人做完再砍。8 V4 X5 C& e8 L0 N4 d
7 v9 B2 }/ r. _4 A3 d! K6 J) k" t! J' g
把我的那根已粗硬的雞巴掏出來,瞄著她那陰毛並不濃密的穴洞,我只一沉腰擺胯,如同長眼似的整根就盡致挑剌進去,洞穴裡融融暖濕,龜頭兒一觸到一個身子就酥麻酷暢,不由得猛縱濫送。( G1 d" e2 t. z: R; T

+ m6 I; }+ x8 t! @( ~, u; H沒有幾個子,小穴裡細流輕溢粘滯膩滑,唧唧唧如同貓舔粥碗,再看讓我一手撈著腰際,一手托著屁股的老婆,已是粉臉緋紅鬢髮繚亂,一雙吊捎眼細瞇僅剩細線,嘴裡嘰嘰哼哼呻哦不斷,我再來幾下猛烈的衝撞,她就魂魄升天,一隻腿勾著我的腰胯,那一隻卻高舉指天,脫了一半的褲衩還掛在她的腿肚子上,如同搖晃著旗幟在空中飄揚。8 K' }4 Z+ \0 {8 ^. m% u6 d8 `" ?
1 [* F. X& e9 W
她已是潰不成軍,小穴裡一陣滾滾的激射,這就宣告她徹底繳械投降了,我就把那雞巴狠狠地一頂,然後悶然不動,讓它在小穴裡臌脹到暴長,體驗著那裡面嬰兒吮奶一樣的抽搐輕咬,這才讓綁著的神經鬆懈,讓那些熾熱的精液瘋狂噴射,在激射中雞巴也跳躍抖動,她一陣嚎叫,再後就渾身緊繃,從大腿再到腳趾頭繃得發僵,然後再重重地摔到了地面。
' e; i' f6 v0 G2 S( m  S  ]- S. U+ f; B/ l6 V& w* B& n3 k
看著一個軟癱癱的身子躺在地毯上,額角上汗水如珠,我把她整個人挽了起來,老婆就這點讓人心動,很易動情也容易滿足,胡亂在她小穴掏弄一番,她就美滋滋歡歡地迭叫。  y3 A4 j+ e' W' M

% V+ O9 m1 e8 `, W. |該我獻慇勤的時候了,我替她找來乳罩,再讓她指揮著拿了紙巾墊進她的褲衩裡,她穿上西服時把她的領子弄妥。就興高采烈喜氣洋洋地直奔樓下,女兒在我們那輛小車邊不耐煩踢著車輪,見我們勾肩搭臂地從樓道出來,小臉一別,嘴翹得老高。# [4 S0 p/ b/ v- r+ e, u5 w! H
" Z0 N" z7 v8 ?$ ]. P& @
岳父母的家在小巷底,我們的車子小巧,還是開不進去,我把車子停放到了遠處,老婆就小聲地咕嚕:「怎不跟大姐的車停一塊。」$ X7 S9 f# @9 b' E/ H8 {

0 S& Q4 q- b5 P6 Y+ f/ Z好笨的老婆,人家那是進口的皇冠,我們那算啥啊。一家子就拎著大包小袋的,不時有熟悉的鄰居跟老婆打招呼,進了家裡,果然又是我們最晚到的,其實也就是落在大姐他們家後面。
5 V( R7 b; Z  J9 ^" _" i( g3 ?1 S
7 L6 z# F9 o& l. [3 x8 p岳父母就仨女兒,小妹小蔓還末出嫁,談了男朋友不下十個,就是沒有讓她另眼相看芳心所許的。
! }. Y# P; J! U' B; g0 f9 z* c
( C: J6 T# K+ t; l& A* {6 S岳父大名許德賢,曾是重點中學的校長,在教育界德高望重、挑李滿天下,到了一定年齡,退了職務,還在學校謀一閒職。+ M0 X0 ]/ ?; n$ J+ H! X3 K% O1 V
+ E2 {: m( Z3 W, u
岳母李靜嫻也是中學的語文教師,夫妻相差八歲,當年老岳父冒著撤職查辦甚至開除公職的可能,肆無忌憚地把他的學生十八歲的靜嫻娶了,在當地演譯一出可歌可泣可圈可點的動人故事。私底下岳母卻對我們說,那時她已懷孕在身,推辭不了也無從選擇。
  N( v" {7 D* ]- V* ?& P. _! @5 d5 ?# Y) O$ l
我誠恐誠惶地向岳父大人祝了壽,並捧上壽禮一條中華煙兩瓶五糧液,一個紅包裡面掖著八百塊錢,把我這師範學院的講師一個月的薪水全都奉獻出去,是心疼,不過老婆高興。但這比起大姐小媛他們是滄海一栗,不能同日而語的。姐夫張平是小官僚,現今下放到下面鄉鎮裡掛職,聽說還前程無量,一調回來就重任在肩仁途大展。, @# F8 R1 v% }4 z, q
1 W5 M8 }0 Z* }8 X0 E' N- }! l
此刻他正搖晃著腿端坐在沙發上,他堆在那裡心寬體胖,一些時日沒見就大了一圈,嘴角叼著煙旁若無人地直對客廳旁邊廂房裡瞄,那是小蔓的臥室。5 S: ?( }5 r' \% X8 q/ V5 e
& W5 m, \9 V" i# Y1 ?) z8 l2 M
我就埋頭過去倚在門檻,裡面老婆跟她正說得熱鬧,就聽小蔓說:「他那人一切都好,就是太急色了,才約會了幾次,就要我跟他上床。」
! r5 L9 A) J- H5 A7 o  C
. v2 u8 K3 h3 B2 U$ |「現在的男人那不是這樣,我看他長得好帥氣的。」老婆說,「而且家裡環境也不錯,你別裝淑女了,又不是末經人道。」' o+ u0 ^. l7 {  o0 Y$ V+ t# S

5 J. p" i- {$ ^3 j小蔓急了拍打老婆,「不許你說,你再提了,今後我可什麼都不對你說。」
1 k( f4 F, d. x5 J$ F1 @+ B! B9 M$ w4 Y* X6 P
我裝模作樣很紳士地敲了開著的門,小蔓滿臉紅霞過來推著我的肩膀,「去去去,人家女的說事,你湊那門子熱鬧。」
* h: U* @& Z  P# n3 @* J' w. b. M9 C( }$ V; e
「我找老婆還不行嗎。」我大模大樣走了進去。
! w" i" L! a9 E$ v# Y! B/ [
& i/ T! g, j9 R老婆正脫掉西服,尋著小蔓的睡衣換,小蔓拿著眼角掃著我,嘴裡還嘀咕著:「你瞧你老婆,裡面還墊著紙,從實招來,剛來時就做了。」; \, {2 X0 P7 q4 \6 X$ F

4 y' }9 y+ P* j: M  B: C, I/ t* S「是啊,像咱這體魄,那天不來個三兩回的,能受得了嗎。」我乾脆地回答她。
8 T, l( t: P1 C$ O2 _" e  t/ O  G
/ j8 Y" u/ S+ B6 \' H6 q「恬不知恥,這也能炫耀的嗎,死相。」小蔓就拿手在臉上輕劃。$ I9 @0 [3 V; h% B& v3 @

  D4 R! I4 K2 p# F「小蔓吃醋了。」老婆用濕潤的眼波瞟了過來,不失時宜地打趣著,老婆總是跟我同一戰壕。小蔓狠狠地盯了我一眼,天啊,那鳳眼一盯自有一種悠悠的怨氣。岳母就在外面叫著:「小蕙,快過來幫手。」
, s/ K9 z1 E2 r& Q8 \7 E
+ ~- d# V2 ^: b小蕙是我老婆,她剛一走,我就躺到了小蔓的床上,本來少女的閨房裡就香噴噴的,何況是床上,小蔓就撲了上來,在我的大腿根上狠狠地擰了一把。" D" j& Q# F1 K) j: o0 J
' q- Z- v0 s/ h
「你倒是威風啊,像種馬一樣四處撤野。」
* ]  |  b  f# C, V' l3 ^! K' R) {/ n% c8 I+ J& Y- G0 C
我忍著疼痛不敢大叫,只好嘴裡咻咻地倒吸著氣:「不能的,會讓人瞧見了的。」
/ g9 j) ^6 [2 j+ s' V% C- v$ ~& H- {
" ?& K1 o  ]3 _# K3 X2 p4 J$ d她這才站起來了,就在床邊對我說:「你說張平介紹那小警察怎樣,倒是跟你有點像。」) U0 e5 }' d8 R# {/ l
8 [# F+ v1 t* a7 c% A: @0 y
「來來,說說,到什麼程度了。」好像有一股子酸味打腦門裡直冒,臉上還強撐著歡笑。% T/ D5 L/ b. \5 ~$ B0 {7 {6 g4 ^
4 ]9 B6 U. @5 ]
「也就是摟摟抱抱唄,他帶我到了剛分的房子裡面,想脫我的衣服,我不讓的。」( S6 @( t( a, |" g" ~8 J+ S
$ O- \9 E+ g9 K+ k  f
她邊說邊拿腳踢著床腿,每一踢動,我的心在床上就一下撲蕩,眼前的這小妹,臉嬌嫩得像雨後的桃花,她背對著門,讓外面的光芒一照射,雪白的睡裙裡輕薄如紙,包裹著的一俱曲折玲瓏身子暴露無遺,我的雞巴如魚得水一下就撐了起來,撥地而起的把褲襠頂著像一帳篷。0 u) K/ g3 _) E7 V8 L
8 }$ e9 `1 H% M8 M" ?6 R1 o/ D& n
我把拉鏈一拉,拿起它問:「怎樣,好長日子不知肉味了吧。」" j. |8 `# k) L% {5 \5 P6 t6 f
0 j9 H% J* k& S
她扭過了臉:「死相,誰稀罕你,找你老婆去。」說完絞著身子一步一顫地走出。& i7 @0 G  K+ b" P

$ \4 t# Y; P- C讓她澆了這一瓢子的冷水,我從心裡一直涼到了腳底,雞巴也莫名其妙癱軟了。女孩的心事就像突變的風雲,猜不透的。
' A. e) O* ?, H/ g8 _. p  ~$ r' K0 X6 f. y
兩年前我在省城參加一個藍球教練的進修班,小蔓在省城還沒畢業,我就常去看她。小蔓她們女生宿舍把門的阿姨也可愛,每當我去時她就拿起話筒對著摟上叫喊:「許小蔓,接客。」或是「許小蔓,來客了。」把那普通話說得字正腔圓無可挑剔。
1 s% h+ Z2 L/ ~, L4 Z9 s2 }) t7 z2 d
小蔓就咚咚地跑下樓來,挽著我的手臂或在校園裡晃蕩,或是到附近吃飯,看她興高采烈的樣子,當初我還以為那是一個身在異地的女孩對親人的眷戀,慢慢地跟她身邊的那些同學熟悉了,大家也就一起上歌廳下酒館。; U* y, C- f7 D" F# {
  L$ V8 U8 H8 O) ?+ L' h
她從不向她的同學朋友挑破我是她姐夫這事實,仿然間把我當做家鄉裡來的男朋友,我也將這一切歸納為女孩子的虛榮,而且這個姐夫還是個身姿挺拔,容貌出眾的藍球教練。在包廂唱歌跳舞也就輕佻地摟抱,酒喝多了也放蕩不羈地親咂鬧到一塊。1 x) j7 u* o* B  i

* F" T* [7 t7 h1 h3 t週末時小蔓就給我來了電話,說她們一夥人在一有名的迪廳狂歡,要我一定過去。我打了個車到了的時候,她們一夥三女兩男喝得差不多,那裡面的噪亂糟雜人聲沸騰,音樂如疾風如潮湧,像是要掀開頂蓋一般。
9 Q, `( L/ I' b* k$ o1 Q# l# @$ `2 e3 r( I, N
卓上十多個酒瓶東顛西倒,還有開了的紅酒,有一對男女已相擁在狹窄的單人圈椅上手忙腳亂糾纏一起,真是名副其實的狂歡好去處。5 [+ v! x8 p0 b) U2 f. t. f+ }
$ @: s/ S% S* S- H2 K. m/ c% H! J. a
又是一陣暴風聚雨般的狂潮,轟鳴如雷震耳欲聾攝人心膜,小蔓硬是拽著我湧入舞池,還是春末,小蔓已迫不及待地穿上夏衣,黑色的短裙輕薄窄小一展腰一擺胯就能見到裡面的內褲,上面是火辣的高領無袖緊身衫,把她胸前的兩陀箍得高聳隆突。. _) s' Y0 W" I+ [* E% |  D# ]& X

, W9 ]: }! ]9 k她在我面前拚命地扭動,做著一些要命的充滿挑逗的動作,不時有探照燈如閃電劃破夜空,她已不是我印象中那個清純靚麗的小妹,而是是個柔若無骨渾身放蕩慾望的女子。) d2 w0 `8 j+ C6 P1 D+ Z
! n: d- H- _+ n8 O# X
過後就慢慢的舞曲,整個大廳陷入一片黑暗,薩克斯悠遠綿長的曲調如泣如訴,我摟著她搖晃著身體,能感到從她單薄的衣服裡散佈出身體的熾熱,她雙手挽到我的脖子上,一張粉妝玉琢的臉埋在我的肩膀,毫不忌肆地將豐盈的雙乳緊貼著我。: _$ L$ k; K8 |9 C3 N* Y5 `  u
) C3 }$ [3 @: d8 M7 H
一絲暗火在我體內蔓延,在細碎的步伐間我們的大腿相貼,我雙手環繞著她的腰肢,跟她踱到了一根粗大的柱子後面,在那裡我親吻了她,她乾燥的嘴唇翹翹地裂出一條縫。
; }; h/ @5 O9 a5 M8 H9 C, ?0 y: L6 R' Z8 ^
當我貼著時,她的舌尖靈巧像毒蛇的信子一個就鑽進我的口腔,我吮吸著並含住那毒信子,腳步已不再挪動,她背貼柱子撐起一隻腳,另一條腿踮著,努力地迎接我下壓的身體。
" F4 Z9 @  b! Z4 }% [# t
3 ?0 z1 c7 v! A$ w6 h' e當我們大口喘著氣時,她斷斷續續地說:「不要有顧慮,我對你早就有慾望的。」1 a2 E7 v; _; c8 E5 a7 @5 ^. Q
1 l( Q. b2 c0 W) j* s
那時候我的樣子一定好糗,目瞪口呆滿臉木訥。她又摟住了我說:「真的,你是第一個讓我心跳的男人,我不管你是誰。」說完,雨點般的親吻就灑落在我的臉腮上、眼睛上、嘴角上。
* O3 f2 N" N" W4 k2 s
2 x/ A& c6 v; J6 D1 c' r她拉住我的手就往門口走,我們攔了一輛車她說了一酒店的名字,在車裡我們緊擁成一團,她的一條大腿高蹺在我身上,整個白皙的屁股晃眼地呈現出來,白便宜了開車的那小子。- h! E1 V- i: s  P- H
1 R, e& F6 d0 T. ?* l
她在我的耳邊嬌嚅地念叨:「我等待不了,我就要你。」
+ J$ H5 K! y7 D9 o; S+ |- D
: y* l2 W- h) u3 }; W) c4 q「他們怎辦,等會不是很焦急的嗎。」我撫摸她的後背,「你的袋子,你的外套還沒拿的。」; ~. Y! X  U3 ]  J
; L+ k* R8 Q8 X+ H* d+ S3 X* O
她揣摸著我大腿內側的手,用勁地擰了我一把:「這時候,你還會想到那東西。」
9 G" n" E( Y7 e. \; {) [4 k4 ?' ^' q+ b  i0 T
一進了開好的房間,小蔓就一躥纏到了我的身上,雙腿叉開盤著我的腰,又是一陣子急風暴雨般的親吻,兩條舌子如擱灘的魚兒歡快地跳躍著,她一定是感到了那根堅挺脹大了的雞巴頂在她的屁股溝上,聳動屁股上下磨擦逗弄。
8 \" S: v, k' j0 u
# D. E$ l6 N- z9 t+ W6 }$ S我抱起她,把她平放到了床上,我邊脫衣服邊對她說道:「我放水一起洗個澡。」
% J. ?  [/ f$ c
; W5 ~0 R7 L3 D「不不,現在就要。」沒等我說完,她一騰身,起來將我扯倒到她的懷裡,雙手在我的腿根那兒發瘋的模索,等到一手捻拿著雞巴時,騰出的另一隻手就自個扯脫著她的內褲。
* T7 g( k) W8 }2 ^& l9 A' b1 V5 |' h5 F: B$ k1 E8 B0 Z8 r
我見到了女孩子那一隱秘的地方,一片萎萎陰毛覆蓋在高阜如墳小穴上,毛髮泛黃稀疏,順溜溜地貼服在兩瓣肉膩膩的陰唇上,中間的細縫有濕潤的水漬滲出,把那小穴裡粉紅的兩片襯托得越發嬌嫩,就像是含霜帶露的花苞。; ^/ u5 j+ [1 ]5 r$ t

) u2 l3 Y& V# b- S( }# a& M我屈膝跪到了床上,順手撈過一忱頭墊放在她的屁股下面,就將雞巴湊到她的小穴前,用粗碩如鴨蛋一般的頭兒在她的陰唇上來回試擦著,能聽見她喉急的喘息,我能感覺到被我壓在身下的小蔓絕對是處女,從她怯怯地擺放著性交的姿勢,從她揣摸男人雞巴時的一派漠然,從她情慾熾熱時臉上那不知所措的眼神。
2 n3 E( O2 V: Y$ T8 [: s$ Y9 ]( b( B, M7 o! b: K- _) ]$ N
我的龜頭停放在她微張的陰唇上,雙手緊緊地抱著她的屁股,突然用勁狠狠地一頂,雞巴銳利裡推了進去,她的小穴溫熱地將雞巴咬住。我不敢挪動,讓雞巴靜止地躺放在裡面。她的臉上一陣抽搐,她的牙齒緊咬著嘴唇,一顆顆豆大的淚珠從緊閉著的眼眶中流出。
1 a+ A# h- j- z0 k: D+ {+ C3 P
我弓長個身子,把臉湊到她雪白如紙臉上,充滿憐憫的嘴唇溫情脈脈地吻起來,我吮著她眼睛上的淚珠,在她的耳邊悄聲地說:「你要是覺得疼痛就喊,這樣好受些。」+ H$ B) r# T2 Y6 _6 ]1 l! X

: q! K' A+ W) f1 Z) m) {「我是心甘情願的。」如蚊一般輕微的聲音,小穴裡已有滾燙的涔涔細流,陰壁間的肌肉一陣擴張一陣收縮。, m0 P" S& f4 h, w5 q

. w& }; x' \' w9 L我覺得是時候了,就溫吞吞地抽動起來,起先只是短距離地抽送著,有時只是沉在底裡磨研一下,她開始食而知味地領略到交歡的愉悅,挺起肚皮笨重地迎湊著,而且也拿腿起來緊夾我的腰臀,我加快著抽送的節奏,雞巴也更加放肆地抽到她的陰唇,再重重地插了進去。她的臉上有了醉酒的暈紅,一雙秋波灩瀲的眼睛活活地泛出光芒,流出了歡喜若狂的神態。
. T# j; O) U7 k; R& {
2 p, j% ]5 _0 h% R5 Y: O7 p& L- I9 d% g7 V她嘰嘰呀呀地哼著讓人聽不懂的調子,在我猛烈的撞擊中,她雙手在我的背上、我的屁股抓搔著,我把她的裙子連同她的緊身衣從下往她頭一扯,她也很合作地把乳罩的扣子解開了,一個晶瑩雪白珠潤玉圓的胴體裸現出來。# ]2 b" @" s! q3 ]' h9 `8 U

# J/ E0 |; I' f/ ?8 y- e! B老許家的閨女都有著潔白無暇的皮膚,小蔓的乳房就沒她姐那麼豐隆,盈盈一掌彈性十足,奶頭小巧暗紅如豆,手指一撥弄那兒就搖晃著尖尖地硬起。我的雞巴頂著她的小穴,一門心思卻在她把玩著她的奶子,寬大的手掌張開了來把握磨研,不時地用手指輕觸奶頭。  E% r6 g' C" \- |. m3 `! Z

: G( g. @" _. a+ }她一個身子就跟著顫抖哆嗦,有時禁不起騷癢蜷曲,屁股就拚命挪動起來,還嫌不夠,把雙腿放在床屈膝使勁,只想將小穴往上湊合,初經人道的小蔓就這樣嬌嬈可人,再假以時日,又是一個沉溺歡愛放蕩縱慾的小妖女。' i% P$ {0 x. ]* G% ~; h; h8 z

( V: x/ I% M  Z; R% Y1 F我抽出了雞巴,整一個根濕漉漉龜頭上還沾著幾絲血漬,雪白的忱套上落紅點點,再添上幾筆墨汁,就是一幅寒梅迎春的國畫。
/ G" R/ s0 V  a8 R/ g5 Z9 F8 _# u5 z4 e$ b2 W8 k' }/ Y
我屹立到了床邊,將她的屁股一撈過來,放到了床沿上,架起她的雙腿,沉腰擺臀雞巴一挺,這次連頭帶根一併挑插了進去,她一聲驚呼,但禁不起我的猛然衝撞,就長舒了一口氣,把雙臂擺放到了頭頂,任憑我瘋狂地抽插,小穴裡面流香淌蜜一般的奶白色淫液讓雞巴捎帶而出,流到了她的大腿、屁股溝再到床單上。6 P9 v5 |( A1 q9 H/ B; `; X  N
" T$ t5 s, R0 `7 f; u* r
她時而細瞇雙眼,搖頭晃耳把一頭黑髮飄舞紛亂,時而睜大眼珠蘊含無限的柔情蜜意。
有機會也好想把岳母好好安慰一下
謝謝大大無私的分享        
※ 再次提醒您,回覆文章時請遵守下列重要回覆規則︰
  1. 回覆字數必須超過十個中文字以上。
  2. 禁止使用插頭香, 搶頭香, 搶第一, 第一名, NO.1, 坐沙發等無意義的回覆。
  3. 嚴禁草率敷衍的灌水回覆。例如: 推......, 頂......,11111111, good, push, thank you, 謝了, 好看, 謝謝大大, 感謝分享, 支持, 再來 等等。
  4. 禁止使用千篇一律的回覆或複製、引用別人的回覆。禁止使用不知所云的回覆,例如: 3q5ws9dmh。禁止使用中英文或符號組合字。
  5. 回覆文章必須與該主題有關,如有不符將以灌水處理
※ 違反規則者,抓到輕禁言重者鎖ip段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本區塊內容依據『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』為限制級網站,限定年滿18歲以上或達當地國家法定年齡人士方可進入,且願接受本站各項條款,未滿18歲 謝絕進入瀏覽。為防範未滿18歲之未成年網友瀏覽網路上限制級內容的圖文資訊,建議您可進行網路分級基金會TICRF分級服務的安裝與設定。 (為還給愛護 本站的網友一個純淨的論壇環境,本站設有管理員)
5278bbs論壇 Sitetag 洪爺影城

5278論壇-視訊美女聊天室|小黑屋|手機版|5278論壇,我愛78論壇|Abuse|5278論壇/5278.cc

GMT+8, 2016-5-24 15:54 , Processed in 0.076379 second(s), 10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